(湖南江永縣的朱冬文離婚後獨自帶著一對腦癱女兒四處求醫,他說:什麼都可以改變,但她們是我女兒的事實不能改變。)
  相關新聞:湖南腦癱兒童康復救助啟動 江永雙胞胎姐妹獲治療
  紅網記者 湯紅輝 實習生 吳桐 長沙報道
  “什麼都可以改變,但她們是我女兒的事實不能改變!”
  “生活再困難,我至少還有孩子。如果我都扛不住了,他們怎麼辦,家不能散!”
  42歲的朱冬文,帶著一對腦癱女兒,坐在湘雅博愛康復醫院多功能廳最後一排。這裡,正在舉行湖南省腦癱兒童搶救性康復救助項目的啟動儀式。他的一對折翼的雙胞胎“小天使”,有幸獲得免費救助機會。
  說起這對腦癱女兒,那個看似不完整的家庭,還有25萬的欠債。壓力,如山;但父愛,卻更重如山。
  “她們是我女兒的事實永遠不變”
  
  四年前,湖南永州江永縣的朱冬文和妻子懷上了第二胎,經檢查確定是一對雙胞胎。雖然那時兩人還在廣西桂林靠打零工維持生計,當得知這一消息後,兩人依然決定要將這對雙胞胎生下來。
  2010年4月,年近四十的朱東文得到了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女兒。和許多有腦癱患兒的家庭一樣,朱冬文夫婦漸漸的發現兩個女兒的發育遠遠落後於其他小孩兒。小孩剛出生時醫生告訴他們的話,也被越來越清楚地確定了——兩個女兒都患有腦癱。
  “其實這個病在她們兩個才出來的時候,桂林兒童醫院(雙胞胎的出生醫院)的醫生就告訴了我們,我們其實早就有了心理準備。只是我們不願意去相信,總覺得事情還有希望。”
  朱東文坐在會議室的最後一排,身上穿著的藍色運動服更將他的臉反襯的灰暗憔悴。他抬手擦了擦眼睛,嘆了口氣,“就算知道她們有了這個病,我也不能不要她們啊。那時候我和她們媽媽都講,雖然她們的人生開頭開得不好,但是我們兩個要做到問心無愧,現在什麼都可以變,她們是我女兒的這個事情是永遠不變的。”
  生活再困難但家不能散
  
  朱東文的大女兒,朱小蓉(化名),在康復醫院經過三個月的康復訓練之後,腦癱所帶來的癥狀已經大大減輕了,不仔細觀察根本看不出上帝在她出生時給她“折斷翅膀的痕跡”。三歲的小人兒已經可以與爸爸進行簡單地交流了。
  而小女兒朱小茹(化名),腦癱癥狀自出生之時就要比姐姐嚴重許多,頭都一直抬不起來。在康復醫院進行了八個月的治療之後,身體狀況正在逐步好轉,現在可以自己獨立的坐在椅子上了,能聽懂爸爸在耳邊對她說了的話了。
  當問起她們,怎麼沒有看見孩子的媽媽。這位四十歲的男人淡淡的回應:“孩子媽媽去年從家裡走了,她說她熬不下去了。”他將小女兒從椅子上抱起來,“去年四月的時候我們就去辦了離婚。在桂林打工的時候,因為這個病,我們倆現在還欠著25萬的住院費沒還清,太苦了,我也知道太苦了。”
  當問起現在老家還有什麼親人沒有,這位父親語氣振奮了不少,“我還有一個兒子,在永州讀初三,今年十四歲了。我現在的心愿就是看看能不能將他放在長沙來讀書,課餘他還可以幫著我照顧照顧兩個妹妹,我壓力也小一點。”
  “其實我對以後的生活還是有打算的,我們這個家不能散。我想把我們家鄉的特產,香芋、香柚等運到這裡來賣,這樣我們一家的生活費至少可以保證了。生活再困難,我至少還有孩子。如果我都扛不住了,他們怎麼辦,家不能散。”
  話語之間,滿含希望,與堅強!  (原標題:男子獨自撫養腦癱雙胞胎女兒:再困難至少還有孩子)
創作者介紹

Oh Shoot

tjxtrncmja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